<rt id="f6mom"></rt>

<cite id="f6mom"></cite>

<var id="f6mom"></var>

<blockquote id="f6mom"><p id="f6mom"></p></blockquote>
    <b id="f6mom"></b>

你現在的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郴州市11055名育齡女性常見遺傳性耳聾基因篩查結

時間:時間:2020-05-27 09:37來源:未知作者:admin點擊:

郴州市11055名育齡女性常見遺傳性耳聾基因篩查結果分析 中華耳科學雜志, 2020年18卷2期 郴州市 11055 名育齡女性常見遺傳性耳聾基因篩查結果分析 徐夢潔 張昊晴 李彩云 侯帥 黃東群 雷

郴州市11055名育齡女性常見遺傳性耳聾基因篩查結果分析



郴州市11055名育齡女性常見遺傳性耳聾基因篩查結果分析
 
徐夢潔 張昊晴 李彩云 侯帥 黃東群 雷冬竹
 
耳聾是人類最常見的感覺功能障礙性疾病,在我國其發病率約1‰~3‰[1,2],其中90%-95%的患者出生在聽力正常的家庭[3]。目前我國約有2780萬聽力殘疾人,約占殘疾人群的33.5%。耳聾的致病因素主要有遺傳因素和環境因素,約60%的耳聾患者為遺傳性耳聾[4]。遺傳性耳聾按遺傳方式可分為常染色體隱性遺傳、常染色體顯性遺傳、線粒體遺傳和性染色體連鎖遺傳[5];按臨床表現分為綜合征型耳聾和非綜合征型耳聾,以耳聾為唯一癥狀的非綜合征型耳聾占遺傳性耳聾的70%[2],其最常見的致聾基因有GJB2、SLC26A4、12S rRNA 和GJB3[6, 7]。研究顯示遺傳性耳聾基因致病變異分布存在地域差異[8]。本研究旨在探討郴州市正常聽力育齡婦女中4個常見遺傳性耳聾基因致病變異攜帶情況,提出可行的耳聾防控模式,以降低本地區出生缺陷率。
1 對象與方法
 
1.1 研究對象
 
本研究將2017年3月-2019年5月就診于郴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產前診斷中心的11055名聽力正常且無耳聾家族史的育齡女性納入研究范圍。對受檢者進行病史收集及體格檢查,包括詳細的家族史、藥物接觸史及潛在致聾因素。受檢者在充分知情同意情況下,簽署知情同意書。研究方法和研究對象入組標準經郴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倫理委員會審核通過。
1.2 研究方法
1.2.1 血液標本采集
按照采血標準操作流程采取受檢者前臂外周血3-5ml,加入乙二胺四乙酸二鈉(EDTA)抗凝,特殊醫用冰盒或4℃冰箱保存血樣。
1.2.2 DNA提取
使用磁珠提取純化試劑盒提取人血液中的基因組DNA。
1.2.3 聚合酶反應(PCR)擴增
利用多重PCR技術擴增富集人基因組DNA中靶序列并同時引入用于樣本識別的樣本標簽序列。
1.2.4 文庫制備
多重PCR技術擴增目的片段進行純化后進行物理打斷,然后在多種DNA聚合酶、連接酶、磷酸酶作用下對PCR產物進行末端補平、3'端加“A”,完成特殊接頭在PCR產物兩端的連接,經過磁珠純化完成文庫的制備。
1.2.5 文庫質檢
打斷后2100檢測、文庫構建完成后進行2100、BMG檢測。
1.2.6 文庫pooling
根據文庫定量結果將多個文庫混合為1個上機文庫。
1.2.7 高通量測序
嚴格執行BGISEQ-2000的操作規范,獲取序列堿基信息。
1.2.8 信息分析
測序下機后將數據上傳至大型機,信息分析人員根據樣本信息及其對應的樣本標簽信息、接頭信息等使用4個基因20個位點耳聾信息分析流程進行分析。
1.3 統計學分析
 
采用Excel 進行數據統計,通過相對數計量方法對數據進行統計分析。
2 結果
 
2.1 育齡女性基因篩查結果
 
11055例聽力正常的育齡女性中,檢出448例耳聾基因致病變異攜帶者,包括6例SLC26A4 雙雜合變異;7例GJB2 和SLC26A4 雙基因雜合變異攜帶者(見表1),總檢出耳聾基因變異位點460例,其攜帶率4.16%;檢出GJB2 基因246 例(2.22%,246/11055)、SLC26A4 基因150例(1.36%,150/11055)、GJB3 基因28 例(0.25% ,28/11055)和線粒體12SrRNA基因36例(0.33%,36/11055),具體位點分布情況見表2。
 

2.2 配偶相應基因驗證結果
 
383例GJB2 及SLC26A4 基因致病變異育齡女性中,120例配偶知情選擇性行相應基因檢測,其中72例未檢測致病變異;28例檢出良性或意義不明變異;20例檢測明確致病變異(見表3)。
2.3 產前診斷結果
 
20例夫婦攜帶同型致病變異,15例行知情選擇性產前診斷,其中3例胎兒未檢出致病變異;9例胎兒檢出單一變異;3例檢出復合雜合變異(見表4);

 

2.4 家系分析與用藥指導結果
 
本研究中共檢出散發的線粒體12SrRNA致病變異36例,對所有受檢者進行詳細的母系家系分析,推測至少378名成員可以通過臨床指導避免藥物性耳聾的發生。
2.5 隨訪結果
 
對263 例配偶知情拒絕相應基因檢測的GJB2 或SLC26A4 基因致病變異攜帶育齡女性的隨訪發現,122 例育齡女性已分娩,其中1 例c.235delA 雜合變異攜帶者分娩1 先天性耳聾患兒,2018 年12 月份于北京301 醫院行耳蝸移植術,基因型為c.235delAC純合變異;2例c.235delC雜合變異攜帶者分娩1 左耳聽力障礙患兒;1 例c.919-2A>G(IVS7-2A>G)雜合變異攜帶者分娩兩個新生兒聽力篩查均未通過其余目前隨訪未發現有聽力異常。
對15例行產前診斷病例隨訪發現,3例檢出為復合雜合變異的胎兒中,2例知情選擇終止妊娠(c.109G>A/c.235delC復合雜合變異和176-191del16/299-300delAT 復合雜合變異);1 例(109G>A/299-300delAT復合雜合變異)選擇繼續妊娠,目前已順利分娩,目前聽力正常;其余12例新生兒聽力篩查均通過。
6例SLC26A4 雙雜合變異育齡女性于我院耳鼻喉科聽力檢測中心進行診斷性聽力檢測,通過應用40Hz聽覺事件相關電位(40Hz AERP)和聽覺腦干誘發電位(ABR)進行聽閾評估,結果如表5;后期追蹤隨訪了解6例受檢者目前均已生育,并且新生兒出生聽力均通過。需召回直系親屬行相關耳聾基因檢測,進一步評估是否為復合雜合突變。

 

3 討論
 
耳聾是一種常見的出生缺陷。我國每年新增6-8萬耳聾患兒,60%為遺傳性耳聾[9]。隨著基因組研究技術不斷發展,目前發現與非綜合型耳聾相關的基因超過80 個,涉及到1000 多個致病變異和100多個相關基因片段[10]。我國遺傳性耳聾基因致病變異人群攜帶率為6.3%,其中GJB2、SLC26A4、線粒體12SrRNA 及GJB3 基因占主導地位,占70% [11]。2017年Chen等精選14項遺傳性耳聾4個基因20個位點篩查研究(共131158名新生兒)進行meta分析顯示,20個位點攜帶率達4.70%[6],較本研究中稍高(4.17%)。
GJB2 基因是最常見的耳聾致病基因[12],本地區育齡女性的GJB2基因變異攜帶率為2.22%,與文獻報道一致[9]。其中c.235delC變異位點在耳聾患者及聽力正常人群檢出率均居首位[12-14] ,本地區也為最高,達1.75%,其次是c.299-300delAT,達0.41%。而歐洲和美國中西部最常見的致病變異位點c.35delG [15],該位點在本地區未檢出。本研究對GJB2基因攜帶女性的配偶的檢查發現c.109G>A檢出率居于首位,達11.67%,其中包含2例為c.109G>A純合變異。該純合變異在聽力正常及輕度受損的小鼠及人中可檢出[16-17]。并且c.109G>A位點與c.235delC及c.299-300delAT形成復合雜合變異可導致輕中度聽力感音性神經性耳聾[18] 。近年研究顯示c.109G>A普遍存在于亞洲人群中,在日本其檢出率僅次c.235delC[19] 。而c.109G>A位點目前尚未納入本地區常規遺傳性耳聾篩查范圍,這也就意味著有一部分相關基因攜帶者存在漏篩風險。我國2019年遺傳性耳聾基因篩查專家共識建議,對育齡女性進行遺傳性耳聾基因篩查及對夫婦同型致病基因攜帶的孕婦行產前診斷可避免先天性耳聾患兒的出生[11]。
本地區GJB3基因攜帶率為0.25%,該基因被認為與顯性遺傳高頻聽力下降有關,研究發現GJB3 和GJB2基因在致聾方面存在相互作用,推測與致病機理相關,均影響編碼的縫隙連接蛋白[20-21]。巫靜帆等[12]研究發現1例c.235delC\IVS7-2A>G雙雜合突變確診為耳聾患者,本研究中檢出7 例GJB2/SLC26A4 雙基因突變育齡女性聽力均正常,結果符合多數研究中GJB2/SLC26A4 雙基因雜合變異個體聽力不受影響的觀點[7,12]。
SLC26A4 基因變異通過影響內耳內淋巴穩態失衡導致后天中度以上感音神經性耳聾[22-23]。SLC26A4 基因是僅次于GJB2 基因的致病基因[24],本地區攜帶率為1.50%,其在中東和亞洲耳聾患者中檢出率較歐洲地區高[25]。其中c.919-2A>G(IVS7-2A>G)位點攜帶率為0.85%,僅次于GJB2基因的c.235delC位點,與文獻報道相符[12-14]。本研究檢出6例SLC26A4 基因雙雜合變異,目前尚未完善受檢者家系驗證,暫時無法確認是否為復合雜合變異。其表現為聽力正常可能原因為:1.復合雜合變異,由于不同位點具有遺傳異質性,該6例育齡女性尚未進展為聽力受損;2.雙雜合變異,兩個位點位于同一染色體,屬于連鎖關系,不引起聽力障礙。SLC26A4 基因相關耳聾患者出生時新生兒聽力篩查一般表現為正常,易被忽視,攜帶者篩查是避免SLC26A4 基因相關后天性遺傳性耳聾出生缺陷發生的重要手段。
線粒體DNA上的12S rRNA變異可引起以母系遺傳為主的遺傳性耳聾。其致病機制為m.1555A>G 或m.1494C>T 變異導致線粒體的12S rRNA 編碼區形成類似氨基糖苷類藥物作用靶點的結合位點,當接觸氨基糖苷類抗生素,蛋白質合成異常導致耳蝸線粒體功能不可逆障礙,造成永久性聽力障礙[26]。線粒體12S rRNA 基因篩查及時發現攜帶者,對母系成員進行用藥指導能有效避免藥物性耳聾發生。
基因檢測技術的發展推動了遺傳性耳聾分子診斷學的發展[27]。目前最適宜的耳聾篩查模式是對育齡女性進行遺傳性耳聾基因攜帶者篩查、對新生兒進行物理聽力篩查聯合遺傳性耳聾基因篩查。本研究通過攜帶者篩查成功避免了2例遺傳性耳聾患兒的出生。另外,遺傳性耳聾知識科普也十分重要,目前國內36.3%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認為他們不可能生育先天性耳聾患兒[9]。在地方建立適宜的遺傳性耳聾基因篩查模式,通過宣傳冊,媒體等多方面渠道進行人群遺傳性耳聾疾病宣傳,才能實現降低遺傳性耳聾出生缺陷的目標。

 


?
永久免费高清 换爱交换乱高清在线观看 一卡二卡三卡四卡在线观看 玖玖资源站999稳定更新
久操在线视频免费观看 欧美亚洲图片一区在线观看 俄罗斯番号 女邻居丰满的奶水在线观看 在线视频国产热播学生欧美